Off

香蕉app无限观影二维码

by admin on 2021年1月13日

更新时间:2015-1-26 14:18:06 本章字数:10494

师锐开标新立异的签下名不见经传的宋婷婷作为为他们集团旗下产品的代言人,不仅有助于宋婷婷个人名气的快速提升,而且从某种程度而言,权贺风也会间接受益。如果后期他将宋婷婷作为模特所拍摄作品举办摄影展的话这便是一种无形的宣传。

就如师锐开所说,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

“婷婷放轻松点,好好拍,相信你是最棒的!”师锐开的目光看向宋婷婷,鼓励道。

宋婷婷笑着点了点头:“嗯,谢谢师总!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不让你失望!”

师锐开笑了笑,随后看向权贺风:“贺风,那这边我就交给你了!”

权贺风嘴角勾起一抹阳光的笑意:“嗯,放心吧,从今天起,我就是婷婷的经纪人,师总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联系我!”

权贺风自告奋勇的当起宋婷婷的经纪人。

“呵呵,刚才还说我眼光毒,你也挺精明的吗!”师锐开笑道。

“哈哈,彼此彼此!”权贺风一脸灿烂的笑道。

师锐开还有事,没有在拍摄现场逗留太久,便先离开了。

权贺风和宋婷婷站在一旁聊天,帅哥靓女十分惹人眼球。

长发气质美女独自享受下午休闲时光

刚才跟师锐开说会努力,不让他失望的宋婷婷,此刻便急着跟权贺风求救:“贺风,你快给我支支招吧,导演跟我说了n遍了,可是我就是表现不出他想要的效果,怎么办?”

权贺风看到她着急的摸样,却慢条斯理的回道:“你先别着急,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要我怎么平静啊,这可不是拍写真啊!”宋婷婷边说边瞅着摄影棚里汗流浃背的工作人员,皱眉道。

“听我的,先深呼吸一下!”权贺风看着她道。

现在的宋婷婷也只能听权贺风的指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是就算如此,内心还是无法平复下来。而且心还吊着,深怕下一秒听到导演说继续拍。

权贺风随后道:“今天的广告主题是什么?”

“家,一个新婚妻子回到家的温馨画面!”宋婷婷回道。

“哦…….”权贺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应该很好表演出来啊!你幻想一下,当你结婚了,一回到家,看到心爱的老公时,心里拿着甜蜜啊,幸福啊!”

“我又没结过婚,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甜蜜啊,幸福啊!”宋婷婷道。

权贺风听后,眼睛闪了闪:“那总有谈过恋爱吧,跟男朋友约会时的心情总该有体会过吧!”

没有男朋友,也没有真正谈过恋爱!宋婷婷很想这么回权贺风,但是却咽了回来。

这几天宋婷婷的心情不是很好,每每想到叶邵峰,完全是又气又恨。

权贺风是相当专业的摄影师,宋婷婷眼底闪过的伤心,一眼就被他扑捉到,再看她的表情,权贺风似乎了然了,于是道:“婷婷,现在是工作,而且还是赚钱的好差事,所以呢,暂时把生活中不愉快的事情给忘记,放空自己的脑袋,然后慢慢的回想着你认我最美好的事情。”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放空?”宋婷婷道。

“你的大脑只要想着,你这一辈子最想时间停留在那一刻的画面就可以了!”权贺风道。

这辈子最想让时间停留的那一刻?

宋婷婷的脑海立马浮现起那天跟叶邵峰在电梯里亲吻的画面。那绝对是她目前最想时间停留在那的一刻。

只是……那一刻感受到的前所未有的幸福,也在那之后就此破灭。导致这两天,明明很想去医院看望子欣,却因为叶邵峰而没去。

“婷婷…….”权贺风看着走神的宋婷婷叫道。

宋婷婷瞬间回神,扯谎道:“对于男性而言,目前还没有过这种感觉!”

权贺风完全不相信她的话,不由勾唇笑道:“你要是真的没有这样的对象的话,那就把我当成假设中的新婚对象吧!”

什么!宋婷婷听了,不由睁大眼睛:“咳,贺风,虽然你很帅,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把你当成假设中的新婚对象,而且光听就觉得有点恐怖!”

“我这么*倜傥,英俊潇洒的男人你竟然觉得是恐怖对象,你实在太不给我面子了!太伤自尊啊!”权贺风装着一副受伤的表情。

宋婷婷见了,噗嗤一声的笑了起来。

“你还笑,我的心都被你痛了几个血洞啊,哗啦啦的流血不止啊!”权贺风继续逗她。

宋婷婷更乐得欢。

就在这时,广告导演宣布继续拍摄。

宋婷婷这次止住笑,开玩笑的跟权贺风说道:“权经纪,本老板要去拍了,你在这等我一下!”

“是,老板!”权贺风一本正经的回道。

宋婷婷眼底的阴霾像是被瞬间一扫而光,笑嘻嘻的跑了。

接下来的拍摄,似乎慢慢的开始变得顺利起来。监视器里的宋婷婷一颦一笑都浸染着一个新婚妻子所特有的幸福和甜蜜。

广告导演的嘴角也跟着慢慢扬起一抹满意的幅度,站在一旁看着她拍摄的权贺风的眼中也闪着赞赏的光芒。

﹡﹡﹡﹡﹡﹡﹡﹡﹡家有萌妻:腹黑老公惹不得﹡﹡﹡﹡﹡﹡﹡﹡﹡

权贺俊出差本来明天才能回来的,他赶在叶子欣出院前回了家。

他没急着去医院看子欣。即便人不在医院,他对医院里发生的事都知道,有赵敏敏主动跟他报备。

他自己每天也有跟子欣打电话。

两人自那夜之后,讲电话生分了很多。

以前两人总有讲不完的话,子欣总是像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她的声音是解乏的利器,每次听她讲话,再累的自己也似注入了活力般变得精神百倍。

可现在两人的交流被冰冻般,子欣总是沉默不已,都是他问一句,她勉强地答一句。

子欣还没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他理解,却心疼又心急。

一大早,他回到家,权致远和林倩刚锻炼回来,权锦添在客厅看新闻,陆婉凝刚起*。要是以往,陆婉凝不会起得这么迟,她会和权致远一块晨跑。权家看似和往日一样,可气氛却是沉闷凝滞的,让人走到门口便会退缩脚步。

权贺俊看父母没有眼神交流,便知他们吵了架还没和好。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见父母关系这样僵硬了。

小时候,父母也经常吵架,薇薇进权家后,父母的关系渐渐好转。也正因此,他觉得薇薇是父母的福星,对她越发照顾有加。

谁想得到,事情会是这么复杂。

保姆已经把早餐准备好,招呼着大家去吃早餐,大家都在客厅,见到尘仆仆地回来的权贺俊,差点认不出来。

贺俊强壮的身板明显瘦了一圈,被叶邵峰打的伤已经消肿,但眼睛布满了血丝,下巴胡子拉碴,一看就知道他没日没夜地赶着工作,平日干净清爽的男人连打理胡子的时间都没有。

权贺俊长得英俊,下巴短短的胡渣反而让他更有男人味,这个容貌像从美国大片的战场上归来的勇士,若是让年轻的小女孩见了,一定会喜欢得尖叫。

不过此刻打量他的是他的家人。

陆婉凝从没见儿子这副样子,当妈的见儿子这么疲惫,心疼的不得了。被这个周也不知道儿子睡了几个小时,每天都熬夜,照顾叶子欣,加班赶回来,自己那个英气勃勃的儿子一下变得好沧桑。

“不是说明天才能回来么?”陆婉凝当然知道儿子这么急着回来,是因为叶子欣,心里又责怪了叶子欣一番。

要是叶子欣坚强点,不让贺俊担心,贺俊也不会这么累地疲于奔波。

权贺俊见陆婉凝瞬间冷下来的脸色,知道她见不得儿子邋遢,大概又把账算到子欣那了。婆媳的结越结越多,只会对他的婚姻不好。

权贺风可刻意轻松地和长辈打招呼,回道,“没什么大问题,事情解决了就回来了。”

权致远点点头,“先去洗个澡,下来吃饭。”

而权锦添和林倩看着孙子也是心疼的,可看到孙子就想到那个无缘的曾孙,心情就不好了,心情不好,自然把失去曾孙的账也算在贺俊身上。

要不是贺俊对顾薇薇太好,能有这出事么?

两老头冷哼了一声,自行去了餐厅。

“爸妈,你们先去吃早餐,吃完先别走,等我一会。”权贺俊回家来是有事情要谈的,怕父母吃完饭去上班,他回房快速地洗了个澡。

其实,不用他说,见了他回来,都会等他坐下来才吃饭的,这些天来,贺俊都没回家,更没像样地吃过饭,两老头只不过是装装样子。

权贺俊冲完澡,把下巴的胡渣刮干净了,清爽地来到了餐厅。

陆婉凝见儿子来了,喊着保姆,“小杨,把鸡汤端来给贺俊喝。”

鸡汤是给叶子欣喝的,她小产后做小月子,权家每天都会炖鸡汤送燕窝去医院。

陆婉凝见儿子瘦了这么多,心疼儿子,让保姆把鸡汤拿来给贺俊喝。那些鸡都是山鸡,很滋补。权家这样的门户,别说山鸡,就是仙鸡,只要有也是能搞到的。

只不过,炖鸡费工夫,这鸡汤给贺俊喝了,子欣的那份要下午才能炖好。

权贺俊当然知道老妈疼儿子,要把子欣的汤给他喝,他推辞着,“妈,一大早我不喜欢喝那么油腻腻的汤。”

山鸡不比圈养的鸡肥多油,那鸡汤放了滋补的药材,非常好喝,但再好喝的汤天天喝也会腻,子欣早就喝腻了,巴不得不喝。

他在医院的时候哄着她喝口鸡汤还要费很多口舌。

他出差后是娘家人照顾子欣,而权家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如果鸡汤都不能准时送去,到时候,怕秦莉云又会多想。

他和子欣没和好,权叶两家关系也陷入僵局,不能再多事了,就算子欣不喝把鸡汤倒了,也不能断了早上的鸡汤。

“那山鸡汤一点都不油。你看看你,这些天累成这样,再好的身体也会累垮的,喝点汤补一补。子欣天天都喝鸡汤,下午再喝也没关系。叶家那也给她送饭,咱家送去的,她也未必会吃,反正都是浪费,还不如给你补补。”

不过是一碗鸡汤,儿子也太小心翼翼了。陆婉凝知道权贺俊委曲求全的心思,没有外人在,她说话也不客气。

权家不用看别人的眼色,儿子这样只会让她更加生气。

权贺俊皱了皱眉,他还没说事,谈话的气氛就先僵了。老妈现在是一根筋的歪了,碰到什么事都要黑子欣。

她想干嘛啊?还嫌儿子的事不多么?再疼儿子也不是这样压着儿媳妇的。

他对长辈是尊重,但也是有脾气的。

“妈,只不过是一碗鸡汤,真没什么稀罕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喝,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喝是真不喜欢,不是为了留给子欣。天天看着鸡汤,别说喝,闻着都腻味。我一个大男人年轻力壮的,就加了点班,哪里就身体垮了,要开始补身体?你就别逮着机会说子欣不好,这些话让她知道了,多不好。”

权贺俊一直都是权家的骄傲,对长辈都是谦恭有礼,这是继医院之后第二次对陆婉凝说话口气不好。

他说话口气重了,林倩赶紧维和,“不想喝就不要喝。喝碗血燕吧。你妈也是心疼你,说得急了,你别跟着急。”

权家的女人早上都喝血燕,林倩把自己的血燕端到权贺俊面前。

权贺俊也不想一下把气氛搞僵,这次没有再推拒,闷着头喝了血燕,陆婉凝的神色才好了些。

大家开始吃饭。

权致远看着闷闷地喝着粥的儿子问,“贺俊,你刚才说有事,什么事?”

权贺俊放下了碗,看了看大家, “也没什么事。子欣明天出院。”

林倩道,“出院了,就接回来好好做月子,等身体好了,再怀一个。你要再惹子欣不开心,我们跟你不客气!”

权贺俊要谈的就是子欣出院住哪的事。

他就知道这事不好说,才一提,奶奶先把他要说的话堵住了。

他也是想了几天才做的决定,暂时不接子欣回来。

他斟酌着道,“这次的事都是我的错。薇薇住院的时候,我知道了她的想法。那时候只是想拖一拖,薇薇太敏感,我当时想能不伤她的自尊,让她自己慢慢想明白最好。没想到,她情绪波动那么大。没能及时制止薇薇的想法,一切都是我的错。大家不要怨子欣,她才是最受伤的人。”

“子欣从小生活比较单纯,刚大学毕在医院上班,工作环境也简单,正是因为没有经过世事,所以才会没心没肺,活泼可爱,让爷爷奶奶都很喜欢。”

“妈嫌她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雨,但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你可能会紧紧地护着让她不经受风雨。作为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单纯幸福的生活,而不是让她经历风雨地成长。”

权贺俊直接点出陆婉凝对子欣的苛刻,让陆婉凝不满,但林倩和权锦添都看了看她,她又不好再摆脸色。

只能羡慕叶子欣。

至少,贺俊从开始到现在都是爱叶子欣。

儿子在亲娘面前要亲娘不要让儿媳妇受委屈,陆婉凝心里不免酸了。

既有醋味,还有酸涩味。

自己当年可没这么好的命,被男人这样疼。

好男人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受一丝委屈,只会想着让她单纯幸福地生活!

陆婉凝看了眼权致远。

想到旧事,心里发疼。

如果权致远对她也像贺俊对叶子欣那么好,她也不会百炼成金刚。

每一个强势的女人后面,都有一个酸涩的故事。

女人天生都是柔弱的娇花,等着男人来呵护。

如果没有男人的呵护,只能自己成长。

一个刀枪不入的女人,谁知道她当年经过了坎坷的磨砺才能成为强者……

权贺俊不知道自己一句话,让老妈算着旧账,越发地怨权致远,他继续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子欣一时半会缓不过来,这是正常的。这次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我想让她出院后回娘家住一阵,等她心情好些了再回来住。”

铺垫了很多,权贺俊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子欣现在不会想回家。

这个家,她才呆了短短一个月,还没融进来,便发生这么多事。子欣回来要面对这么多强势的长辈,即便爷爷奶奶疼子欣,子欣也一定不好过。

他刚才回来,老妈就一个劲地说子欣的不好,婆媳关系肯定不会好。

他心疼子欣,不想让她回来受委屈。

可等待他的答案,却是沉默。

大家都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权贺俊没想到是一直瞪着他,没跟他打声招呼的权锦添先站出来反对,“问题发生了,就得解决,逃避不是办法。”

连爷爷都不同意,这事可就真难办了。权贺俊解释道,“爷爷,这不是逃避。而是让子欣早点好起来最好的办法。”

林倩道,“贺俊,你说的我们都明白。但子欣不能回娘家住。”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住娘家?”权贺俊的脸色也凝住了。

他知道权家长辈都很强势,所以,一回来就先赶回家,把这事先说了。

权致远给儿子递了一个眼色, “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子欣的想法?”

如果是子欣的想法,子欣不肯回来住,那就彻底得罪陆婉凝,这婆媳关系可就更麻烦了。

权致远一直给权贺俊递眼色,可儿子根本就不理会。

权贺俊不悦地道,“谁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事让子欣快点走出心理阴影。”

陆婉凝一听到心理阴影立马就炸了,“你说的的心理阴影是指顾薇薇还是我?”

“妈,你又想哪去了。子欣现在最难过的是孩子没了。”一座座高山压过来,权贺俊也快失去耐心了。

而陆婉凝已经没有耐心地发飙了。

“孩子没了,可以再生。要生也是住在权家生,住在外面谁知道是谁的种。权家又不是洪水猛兽,怎么就不能回来住了?正经人家的媳妇谁会住娘家?还是说你也准备住叶家,干脆当叶家的上门女婿?你就是再*老婆也不是这么个*法。权家是什么家庭,随便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见诸媒体。这次的事情废了多少工夫才压下去!叶子欣要是回娘家住,别人怎么想?媒体会怎么编?你想让媒体报道叶子欣和婆家闹不和,被婆婆骂被小三气得流产?哪个豪门里没有一点污秽不堪的事?你看谁会大张旗鼓地宣扬?叶子欣不要脸,我们可丢不起这个脸!”

————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娃,把手上的【月票】,甩给亚亚吧,记得用【手机客户端】翻两倍,投给亚亚,谢谢!!!

——

推荐亚亚的完结文:

.2013年言情大赛’总冠军’作品《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又名为《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她是个乐观开朗的快乐小吃货, 他赫赫有名的腹黑军三代。

孙萌萌休假探亲时,禁不住堂妹的哀求替其相亲,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了伯父和许烨磊的‘从’军目标。

从没想过跟军人谈恋爱,更没想过跟军人结婚,何况还是个腹黑无敌的军人。可她不知道军人是招惹不得的雄性物种,一旦招惹,后果严重……

单纯的小白兔遇上腹黑的军中狼,下场只有一个:吃干抹净。香蕉app无限观影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