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

猫咪comeon

by admin on 2021年1月19日

难道周璎珞作为一个心灵扭曲的人,只是这样用诵经的方式来告慰自己,让自己的灵魂得到解脱,让自己所作所为更加的理直气壮,并且是代替天道和正义来惩罚肖家的。

琪宝啃着一根萝卜咔哧咔哧地嚼着,极为不解梓瑶为何如此费力琢磨,【主人管她是为什么如此怪异!我们完成原主的愿望让作恶之人得到惩罚就好了,想多了有什么用?】

梓瑶听到琪宝如此说笑了笑,【或许活得简单也是一种幸福,就是想那么多干嘛?】

剥削了琪宝半根萝卜,二人也在黑暗中看着显示器,不一会儿肖晗回来了,后面跟着刚刚下班的肖父肖方槐,二人互相望了一眼,肖父虽然很是疲惫,但见到晚归的儿子还是忍不住问道。

“肖晗怎么回来这么晚?”

“爸爸,我下午去博物馆查阅资料了,没注意时间所以回来的晚了些。”

“刻苦研究是好事,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太晚也不安全。”肖父边说边朝楼梯处走去。

肖晗没有如平时那样拂袖而去,“嗯,我以后会注意的,爸爸你吃晚饭了吗?”

肖父一怔停住了准备上楼的脚步,扯开领带略显疲惫的神态中闪过一阵喜悦,“没空吃晚饭,你也没吃?”

肖晗摇头,猫咪comeon“没吃,不过周叔说姐姐让人给我们留好吃的了。”

父子二人洗净手坐在餐桌前,周管家赶紧安排值夜的张嫂给二人端上来一些清淡的小菜,还有一小锅用黑豆、黑米、核桃、燕麦、桂圆、百合和黑芝麻煮的粥。

二人看着新奇的晚餐一阵不解,周管家慢悠悠地讲道,“大小姐说了,先生和少爷工作学习忙需要补补脑,不过晚上不易吃的太油腻,所以按照食疗方子让你们吃养生粥。”

可爱小妖纯纯粉嫩着实迷人

肖父没说什么,端起碗开始吃了起来,一碗简单的养生粥仿佛有了不同的味道,肖晗也吃的很香,一天都体会着姐姐淡淡的关怀让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

翌日,梓瑶起床梳洗完毕,看到周璎珞准备下楼的时候,早她一步下楼,果然厨师为了避免周璎珞起来做饭,早早的将早饭摆好。

梓瑶坐下独自吃着,周璎珞下楼见到坐在餐桌吃饭的梓瑶脚步一顿,随即恢复了以往的神情,怯懦的带着一丝讨好。

“表姐早!抱歉我起晚了。”

梓瑶没有抬头继续吃着早点,“现在肖宅就是你的家,你是这里的主人,如果不满意厨师的饭菜可以随时更换厨师,所以随意些不要对我如此客气。”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耐人寻味,尤其是如此聪明又心理素质强大的周璎珞,知道这是表姐给自己的警告,到了肖家要守着肖家的规矩,遵守这里的时间和习惯,不要妄图更改。

梓瑶吃完推开盘子,优雅地上楼了,周管家客气的走到周璎珞的身侧,“表小姐早餐吃点儿什么?”

周璎珞微微整理了一下心情,“给我一份煎蛋和牛奶吧!”

厨师极为迅速的准备了早餐,送到周璎珞的面前,她用刀叉将煎蛋切成极小的方块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吃着。

磨蹭了很久也没等到肖晗下楼,周璎珞不禁蹙眉,周管家看看时间走过来。

“表小姐,大小姐给您安排了司机和专车送您去学校,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周璎珞微微怔住,“嗯?给我单独准备司机和专车?不用这么麻烦,一会儿我做肖晗表哥的车走就可以了。”

周管家脸上的职业微笑都有些挂不住了,这个表小姐就不懂得客随主便,大小姐如此安排还这么挑剔。

“大小姐说,少爷送表小姐并不顺路,表小姐还是按照大小姐的安排出行吧。”

说完周管家没再等周璎珞反应,直接去忙其他事了。

周璎珞攥紧拳头,微微颤抖着手台步上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梓瑶如此安排完全打乱了周璎珞的计划,看来她要调整一下进程了。

上楼换上校服,背着书包下楼,和周管家客气的道别,乘坐她的专车出了门。

柔弱的气质瞬间征服了血气方刚的年轻司机,一路聊的很开心。

梓瑶一直观察着周璎珞的举止,这个女孩不简单,气得冒火却泰然自若的应对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准备改变策略想要暂时放下对肖晗的计划,这是想先除掉自己这个绊脚石。

【琪宝跟着她,这个人几乎没有弱点,所以你要严密监视她,她见过什么人,通话记录还有上网记录都要保存给我看,甚至于她在学校认识谁。】

琪宝点头不再言语,梓瑶穿上一件奶白色的短版羊毛连衣裙和一件藏蓝色的娃娃装大衣,挑选了一双过膝长靴,没有化妆,将短发故意揉了揉显得蓬松又不杂乱,打扮妥当后出了房间。

肖晗也拎着包出房间,看到打扮时髦的姐姐差点儿没认出来,一副软萌妹子般的打扮哪里还有往日成熟庄重的样子,接过梓瑶手里的背包。

“姐姐以后都这样打扮吧很漂亮!这样咱俩看着才想姐弟,原来更像母子!”肖晗故意说得严重些,换来梓瑶一对儿白眼。

“快去吃饭,然后我们该去学校了,我的博导今天有一个移植手术,希望我给他当助手。”

肖晗赶紧伸出手指做出stop的手势,“姐姐求你不要细谈,我现在就去吃饭,不然我一天都没胃口!”

梓瑶筋筋鼻子,“夸张,至于如此吗?对于一个学医世家的子弟来说这就是小菜一碟。”

肖晗苦着脸回头看着梓瑶,梓瑶无奈的摆摆手,“好不说了快去吃饭!”

半个小时后,二人开车出了肖宅,朝着科研学院驶去,考古系的研究生正好借用医学院博士生实验室东侧的小楼,所以二人是极为顺路的。

车子稳健的行驶着,梓瑶状似无意般的问道,“肖晗难道手术的场面,真的让你觉得这样血腥可怕吗?还是因为普通大众对于手术的血腥场面接触的比较少,所以就更加恐惧?”

肖晗认真地想了想,“嗯,就是因为接触的比较少吧,毕竟看着那些场景需要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即便知道那是救人也很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