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

kmsp82cm快猫

by admin on 2021年1月21日

伸手抓了个空,青雀庄主不禁有些失落,但见慕容长欢防着他,只得收回手来,讪讪作罢顿了顿,还是有些好奇,便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怎么会方才你不是将东西递还给那人了吗对方也打开来检查过,并没有什么差错,你又是怎么将东西掩人耳目地偷出来的”

“想知道”

慕容长欢挑了挑眉头,对上青雀庄主疑惑的目光,尔后勾唇一笑,戏谑道。

“就不告诉你”

“喂”

青雀庄主面色一垮,扁着嘴唇抱怨了两句。

“说一下又怎么了亏得本爷还给你望门把风,差点丢了小命,你倒好自己把东西独吞了不说,一脱离险境就翻脸不认人了,本爷真是看走了眼”

“好了好了,别婆婆妈妈这么多怨气,本馆主不过是逗你一逗”

摇摇头,慕容长欢收起小金佛,笑着解释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绝妙手法,早在来这里之前,本馆主就准备了一个赝品,打造得完美无缺,从外观看来几乎一模一样那个时候在屋子里,听到你的叫声,本馆主便趁势把东西偷龙换凤地对调了一下,对方又急着将东西取回,所以匆忙之下理所当然就不会察觉到什么异样。”

“呵原来你还留了这么一手,真有你的”

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

“那是本馆主打出道以来,还没失手过好吗”

“出道”

“咳不是先不说这个了,这儿荒郊野岭的,怪y森,我们还是先回皇城再说吧”摆摆手,慕容长欢含糊而过,转头对着璎珞招呼了一声,快步走了过去,关切道,“你怎么样了伤得不轻啊,还能走吗”

璎珞点点头,拄着长剑有些吃力。

“还撑得住。”

“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逞强了来,把手臂抬起来,本馆主扶你”

不容分说,慕容长欢即便架着璎珞,率先往回走了开去。

看着那个匆匆走离的背影,青雀庄主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当了一回贼的缘故,总觉得慕容长欢怎么看都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

便就抬手拍了拍司马霁月的肩头,凑过去小声提醒了两句。

“跟你说,最好防着那家伙一点,别太相信她了那小子狡猾得很,满脑子歪主意,本爷在生意场上打滚了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遇上了对手,啧啧”

闻言,酷寒的面具之下,司马霁月却是忍不住扬起眼尾,勾出了一抹笑意。

他承认,青雀庄主说得没错,他的好王妃确实是很“狡猾”,但提防什么的,就用不着了,毕竟他的人都是她的了,还需要再提防些什么吗

摇了摇头,司马霁月没有回话,自顾自迈开步子,跟着追了上去。

“哎”

青雀庄主尚且沉浸在方才的兵荒马乱之中,总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虽说今晚上他是有惊无险脱离了龙潭虎x,他想要的东西,也确实被“偷”了出来

可是,东西不在他的手上啊

这事儿同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好吗

容馆主是手到擒来,满载而归但她是她,他是他,说到底,他还是白忙活了一场,什么收获都没有,甚至还白白叫容馆主使唤了一通

不行,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身为堂堂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他可是很贵的很贵的

于是

一个时辰后,妙手回春馆灯火通明,等到慕容长欢亲自帮璎珞包扎好之后,一回头,就撞上了像是尾巴一样快要长到她身上的某只庄主。

微微吓了一小跳,慕容长欢下意识伸手搡了他一把,将他推开了一些,纳罕道。

“你怎么还在这里”

青雀庄主正了正脸色,满脸认真的表情。

“本爷有事要跟你谈一谈。”

慕容长欢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天色已经很晚了,你快回去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本馆主要休息了”

“不行”

一把拽住慕容长欢的手腕,青雀庄主急急拦住了她。

“今天的事,就应该今天解决”

“可是本馆主真的已经很困了”

“说完再睡也不迟”

“本馆主的眼皮都睁不开了,你看看,你看看都已经粘在了一块”

“别装了刚才不是还瞪得很圆吗”

“那是因为被你吓到了”

正当两人拉拉扯扯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微冷的声音忽然炸响在耳际,带着微微的不悦。

“你们在干什么”

一听到这个略微有些耳熟的声音,青雀庄主不免心虚,像是被人当场逮住似的,惊得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松开了慕容长欢的手臂,倏地一下退到了边上。

抬起头,见到来人,慕容长欢立刻笑着迎了上去,一副获救了的表情。

“楼主,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快被他烦死了”

碍着九王爷的身份不方便与慕容长欢太过亲近,司马霁月不得不暂时离开,换了一身行头再回来,如此方能在青雀庄主的面前将慕容长欢拥入怀中,以宣示自己的独占权

抬眸斜了一道青雀庄主,花非雪剔着眉梢,语带轻慢地哼了一声,问道。

“庄主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就请离开吧”

一句话,很明显是在下逐客令。

偏偏青雀庄主脸皮厚得紧,顺势就接了一句,连声道。

“有有有这事很重要,本爷必须要同容馆主商量还请花楼主不要见怪”

闻声,晓得青雀庄主一下两下是轰不走了,慕容长欢不由抿了抿嘴唇,抬头同花非雪做了个鬼脸,脸上满满都是无奈。

花非雪微勾嘴角,却是不以为然,一手搂着慕容长欢的小蛮腰,转身便要走人。

“真不巧,本楼主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就不奉陪了”

“那你去办啊,把容馆主留下就行了”

“这件事”脚步一顿,花非雪回过头,对上青雀庄主殷切的目光,微扬眉梢,笑得意味深长,“本楼主一个人办不了,要两个人一起才行。”kmsp82cm快猫